“二厚一福”的曹锟贿选总统 曹锟的民族意识
历史专栏
第八站编辑
来源:www.8533m.com
2016-06-27 16:19 | 点击数: 个浏览点

“二厚一福”的曹锟

 

“二厚一福”的曹锟是中华民国的第五任总统,他是五任总统里面文化水平最低,背景身份最薄弱的,但是他能成事,取决于他的“二厚一福”。

“二厚一福”的曹锟照片

“二厚一福”的曹锟照片

一厚,是憨厚,曹锟这个人没什么本事,原本家境就是中下阶级,但是他有一副好面相,憨厚的面庞和憨厚的笑容,人们长称他为曹三傻。曹三傻并不是真傻,主要是他做人做事不勾心斗角,经常被人欺负利用。但是傻人有傻福,袁世凯在小站新军成立招人的时候,只挑那些家庭状况差的,土掉渣的农民,有着最新式的武器,但是不要文化程度高的,不容易忠心。曹三傻进了军营舍得出力气,不偷奸耍滑,得到了领导的认可,关键时候,就愿意提携他一把。

二厚,是脸皮厚,他在天津的时候就因为脸皮厚闯了祸,但是到了军营却因祸得福。他在保定的时候无论看见谁家请客,他都会进去喝酒吃饭,有一次喝多了出门看见一个娶媳妇的轿子,他非要看人家新娘子长什么样,这下惹了祸事,在保定混不下去,跑了。之后到了军营,因为脸皮厚,上司拿他开玩笑他也不生气,很受领导喜欢,得到领导赏识。

一福,是福将。他福气好运气好,胖胖的身材本身就很招人喜欢,他当师长之前没正经打过几场仗,当了师长之后,一切有吴佩孚顶着,几乎是南征北战没有不赢的,这福将后来在乱世中做了总统,总统也就罢了,还是实权。他这一生境遇和“二厚一福”是离不开的。

曹锟贿选总统

 

民国早期的政坛如同当时的局势,瞬息万变,战争暗杀夺权时时都在政府中更迭,这一任任的大总统中,有个独特的身影,就是曹锟。曹锟靠着贿选当上了大总统,这是政坛上的污点。虽说是靠着贿选当上的大总统,但人家曹锟也是按照《大总统选举法》一步步程序走下来的,如何就贿选成了大总统呢?这贿选是如何运作的呢?

贿选总统的曹锟

贿选总统的曹锟

曹锟贿选总统有个前提,就是有议员资格才可以参选,平民是没有资格的。所以相当上大总统,必须让议员投你票,如果议员不买账,你也无计可施。当时总统选举的热门人物是曹锟和黎元洪,为了能够打败黎元洪在选举中胜出,他大手一挥,让手下出面给议员送银票。每人都有八千元,可谓是大手笔,而且他很精明,他不一次性支付完,而是先支付五千,等他上任后再支付三千。

曹锟贿选大总统使用的金钱计打动了一部分议员,为了能够长期受贿,他们甚至提出延长总统任期。原本以为贿选就能顺利搞到大总统的位置,但是当天选举有很多议员没能及时赶到,或者压根对此时不感兴趣。按照《选举法》规定,必需三分之二议员到场才能选举。曹锟让手下开车到处去议员家接人,凡是到场都能得五千元,最后终于凑够了人数593人,曹锟480票当选。

曹锟贿选总统并不是所有人都买账,当时有一个叫做辜鸿铭的,收了五千元不办事,这个辜鸿铭被称为“民国三条辫子”,有权有势,最后曹锟也无可奈何,白白付了五千块。


曹锟的民族意识

 

曹锟有强烈的民族意识,在九一八事变之后,日本人控制了东北,搜罗有名望的人物来做“汉奸”,执行以华制华的政策,曹锟有权有势,就是日本侵略头子土肥原贤二的重点“栽培”对象,但是曹锟有着强烈的民族气节,他至死都没有做出对不起民族的事情。

曹锟照

曹锟照

曹锟有强烈的民族意识,他面对土肥原贤二为代表的日本人一次次的劝说不为所动,日本特务机关把曹锟当成了目标人物,拿下曹锟,他们在华的侵略进程就能少了很多阻力。土肥原贤二亲自登门拜访但是吃了闭门羹,后来又派出心腹前去仍然被拒绝。后来土肥原贤二找来了曹锟的老部下,用人情威慑,但是曹锟宁死不降。

曹锟有强烈的民族意识,除了与他本人的经历有关,还与他的四夫人刘凤玮有关。这个刘夫人当年可是天津卫响当当的老生名角,她家境贫寒没读过什么圣贤书,但是是一个心地善良聪明好强的女人,她见多了日本人的兽行,对日本侵略者的行为深恶痛绝。有一次几个便衣特务前来敲门让曹锟出山,曹锟本来想见见他们,听他们有什么说辞,但是刘夫人冲出来就对日本人破口大骂,把日本人骂走了,她叉着腰对曹锟说:“就是饿死也不吃日本人一粒米。”曹锟深表同意,并对自己的子女也这样要求,凡是日本人来了,就不开门。曹锟不为金钱名利所动,保全了名族气节,让人敬佩。

曹锟晚年

 

曹锟晚年的时候因为屡遭挫折,身体状况开始下降,内心十分的寂寞,曹家的权利又被养子曹少珊掌握在手中,曹锟的位置已经遭到威胁。为了他的身体,刘夫人将他接到泉山疗养,曹锟晚年就在泉山种花养鸟。

晚年的曹锟

晚年的曹锟

曹锟晚年其实过得并如意,他缺乏一股子狠劲,因此常常被牵扰在家庭琐事中。他过分的轻信养子曹少珊,结果养虎为患,曹少珊掌握了曹家的财政,架空曹锟。曹锟的结发夫人郑夫人性子又软弱,对这些事情不闻不问,家里的孩子经常在面惹事,林林总总让曹锟不胜其烦,身体状况越来越差,糖尿病严重起来,伤病也复发。

曹锟晚年唯一信任的人就是刘夫人,对于刘夫人和他们的孩子士英、士嵩,曹锟一直心怀愧疚,他给刘夫人写信,诉说自己的晚年状况。刘夫人又生气又可怜曹锟,在曹镇的帮助下,将曹锟接到泉山修养。

曹锟晚年居住在泉山,有西医梁宝鉴为他诊治。但是泉山里人多纷扰,刘夫人在外面给曹锟租了一间房子。也许是离开了那些烦心事,曹锟的身体状况日渐好转。他每天早起锻炼身体,然后放鸟。午饭后练气功,平时不是写字就是画国画。

曹锟晚年迷上了国画,擅长梅花松石螃蟹,他还自己篆刻印章,常常邀请一些文人墨客来家中坐坐,一起研究传统文化。曹锟戎马一生,到了晚年才有了喘息的空间,也算是另一种“舍弃”与“得到”。